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聚翰文化

搜索
聚翰文化 美术课堂 书画知识 查看内容

清代画家的润格

2015-1-13 17:35| 发布者: 聚翰文化| 查看: 831| 评论: 0

摘要: 西安 石朝阳  中国在唐代开始出现了专事字画生意的画商。由于当时能向皇上进献名画不仅可以加官进爵,还可以得到大笔奖金,一些精于字画鉴别又有经济头脑的人,便开始专门从事书画的收购与贩卖,从中取利。这便是 ...
西安 石朝阳

  中国在唐代开始出现了专事字画生意的画商。由于当时能向皇上进献名画不仅可以加官进爵,还可以得到大笔奖金,一些精于字画鉴别又有经济头脑的人,便开始专门从事书画的收购与贩卖,从中取利。这便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的雏形。
  中国的艺术品市场经过唐、宋、元、明等朝代上千年的发展,到清代已基本成熟,表现为字画的一级市场十分活跃。许多书画家把艺术与谋生紧密联系起来,以“扬州八怪”为代表的画家群甚至把自己的生计完全寄托在出卖字画上。

郑板桥的润格

  1759年的一天清晨,扬州西方寺前新立的一块碑石引起了路人的围观,原来是画家郑板桥别出心裁地打出了笔榜,公布了自己字画的收费标准,全文如下:

  大幅六两,中幅四两,小幅二两。书条、对联一两。扇子、斗方五钱。凡送礼物、食物,总不如白银为妙。公之所送,未必弟之所好也。送现银则心中喜乐,书画皆佳。礼物既属纠缠,赊欠尤为赖帐。年老神倦,亦不能陪诸君子作无益语言也。画竹多于买竹钱,纸高六尺价三千。任渠话旧论交接,只当秋风过耳也。乾隆己卯,拙公和尚属书谢客。

            板桥郑燮。

  可以想象,当年郑板桥润格的公布在扬州引起了多大的轰动。鄙夷者有之,赞许者有之,诋毁者有之,但更多的人却在微微一笑中接受了书画市场的这一悄悄革命。郑板桥雅极而俗,出此笔榜,将长期笼罩在艺术市场上的酸溜溜的腐臭气息扫荡一空。
  其实,追根溯源,真正张榜公布润格的第一人并非郑燮,而应是明朝遗老戴易。此公为了筹款葬友,“榜于门,书一幅止受银一钱,人乐购之。”用此办法,戴易最终筹集了四十余两银子,相地葬友自然足够了。只是戴易卖字不在闹市,所以才让郑板桥独领风骚于其后。
  闻板桥笔榜一出,书画界步其后尘者众。但润格公布是一回事,实行起来却是另一回事。郑板桥于是把他的机智、幽默充分发挥在艺术市场上,在这方面也成为一代宗师。
  当时江西有位张真人,受乾隆垂青,入京觐见后路过扬州,当地商人都争着逢迎拍马。有一位想请郑板桥为张真人写一幅对联,为此他特差人去江西定做了长丈许、宽六尺多的大纸,携至板桥处。这纸实在太大,远远超出板桥“大幅六两”的范畴,又要为其撰句,所以要特别地问一下价钱。郑板桥不假思索地开价1000两,来人毕竟是扬州的生意老手,随口杀价500 两,不料板桥亦不假思索,欣然应允。提笔一挥而就,顷成上联:“龙虎山上真宰相。”来人赞不绝口,并请写下联。板桥笑答:“说好一千两,你只出五百两,我只好给你写一半。”来人这才发现吃了亏,情急之下又去请示大商人,商人哭笑不得,只好如数奉上,郑板桥这才写了下联:“麒麟阁下活神仙。”
  由于是风气初开,清代前期书画市场上真正按润格卖画还是不那么容易,一些人把字画完全等同于一般货物去交易,使艺术品市场逐步庸俗化。

返回顶部